cf手游bug卡箱子: 扔石頭、劃輪胎、瞄準司機,美國人民花式圍攻無人車

  • 郭一璞
  • 發表于: 2018/12/17 08:09:59 來源:量子位

cf手游血月模式榴弹发射器 www.dogbi.icu 比起AI,更難捉摸的是人心。

十年。

Google無人車商業化運營終成現實。

數不清的技術挑戰,道不盡的研發困難,前赴后繼的人才、資金和精力投入。

萬萬沒想到,正式商用面臨的最大困難,來自當地群眾。

他們扔石頭、割輪胎,甚至拿槍瞄準Waymo無人車。

什么仇什么怨?

舉槍瞄準無人車

事情從Waymo無人車的核心基地——美國亞利桑那州講起。

稍微了解無人車發展的人都知道,亞利桑那州是美國無人車政策最友好的測試基地,聚集了大批無人車公司的無人車,也是Waymo無人車試運營、正式商用的第一站。

當地居民,對無人車早已司空見慣。

但似乎也“宿怨頗深”。

比如在一個叫錢德勒(Chandler)的城市,Waymo無人車安全員Michael Palos正常工作,突然就被槍瞄準了。

當無人車經過一棟房子時,一個穿著短褲、胡子拉碴的老頭,舉起了手槍,正在瞄準安全員Michael。

15450054556456.jpg

所幸沒有開槍,所以也沒有發生更糟糕的結果。

而在該老頭被逮捕后,他說自己并沒有開槍的意思,只是想拿槍嚇唬無人車安全員。

至于原因,老頭說他討厭Waymo無人車。

因為“(Uber)無人車撞死過人”。

真是豬隊友作死,整個行業背鍋。

另外,老頭的老伴也透露,老頭患有老年癡呆,所以腦子不是很清楚。

但深懷偏見的,可不止“腦子不清楚”的這一人。

21起圍攻無人車事件

根據亞利桑那當地媒體azcentral的報道,2年內,錢德勒警方已經記錄了至少21次騷擾自動駕駛車輛及安全員的事件。

15450054967074.jpg

這21起事件,輕則騷擾,重則惡意傷害。

就在前面的老頭被抓不久,警察又接到了報案,一名37歲的男子,喝的醉醺醺的,擋在Waymo無人車前,堵住路,不讓車往前開。

當地警察說,這個醉酒男討厭附近行駛的Waymo無人車,他覺得趕走這些無人車的最佳方式,就是擋在車前堵路。

除了堵路,跟蹤也時有發生。

10月,一輛Waymo就莫名其妙的被一輛黑色現代跟蹤了將近一個小時,安全員發現后,就開始沿著城市的幾條主干道走,發現Waymo走到哪里,黑色現代就跟到哪里,像幽靈一樣,跟在屁股后面,即使偶爾消失不見,一會兒之后也會重新回來。

15450055167612.jpg

另一起跟蹤事件則是來自一輛紅色起亞,這輛車同一天內先后在Uber致命車禍發生的城市坦佩(Tempe)和錢德勒市分別跟蹤過兩輛Waymo。

Waymo的安全員們大概已經患了“被跟蹤恐懼癥”,就在不久前,紐約時報記者想要跟拍無人車,看看車里是否有乘客以及是不是真的在自動駕駛。跟拍的記者又被當成跟蹤狂,被安全員報了警。

還有更直接的。

今年6月,有人駕駛一輛白色PT漫步者,分別朝一前一后行駛的兩輛Waymo上的安全員做出威脅的手勢和表情。

警局探員還根據錄像發現,這輛漫步者在Waymo進入左轉道時,還不顧道路安全、突然變道進行干擾。

除了跟蹤之外,個別作死黨,蓄意制造交通事故。

15450055351418.jpg

在警察記錄中,有一輛黑色吉普車曾經6次在行駛過程中給Waymo制造險境:

有時候是突然變道、逆行朝一輛Waymo開去,有時候是在行駛中的Waymo車前突然剎車,這些都被Waymo安全員躲過去了。

還有一次,吉普車里出來一名女子,對著Waymo的安全員大喊大叫,要求他離自己的社區遠點。

此外,警察至少還記錄了四次有人朝Waymo車輛扔石頭,還有人故意破壞Waymo的輪胎。

也許這21起跟蹤、拿槍瞄準、砸車、劃輪胎都是極端行為,但亞利桑那居民對Waymo無人車普遍敵視,除了直接攻擊Waymo車輛之外,還有人疑神疑鬼,總覺得Waymo安全員和乘客在做見不得人的勾當,然后跑去報警。

一名女子報警稱,Waymo的安全員似乎一直在盯著她正在玩耍的孩子看,看了一個半小時……

當警察聯系到這名安全員時,卻發現安全員只是在檢查車輛。

這名女子之所以報警,只是因為Waymo在她眼皮底下停了太久,讓她看不順眼,還說每個人都很討厭Waymo的安全員。

1545005554502.jpg

而半年前,另一名女子也報了Waymo的假警。她告訴警察Waymo的乘客在給自己的鄰居賣毒品,但警察來了之后,啥嫌疑跡象都沒有。

總之,Waymo無人車,陷入了與亞利桑那居民的全面戰爭中。

谷歌“投降”

而且谷歌也毫無辦法。

面對這些瘋狂的市民,Waymo一方面調整了自動駕駛車輛的行駛路線,避開有人堵路、報假警、制造事端的社區。

另一方面,Waymo不得不讓自己的安全員們學會十八般武藝,應對各種突如其來的狀況。

Waymo的工作人員說,他們的安全員都受過培訓,知道如何處理威脅事件。

“如果安全員意識到威脅很嚴重,可以直接打電話報警?!?/p>

15450055757982.jpg

當地警察也對Waymo公司提出過明確的要求,告訴他們當車輛和安全員受到威脅時,讓安全員直接打電話給報警,不必先通知公司,這樣節省時間,警察可以更快的響應。

但很奇怪,報警不是安全員們的首選。

他們似乎還是喜歡先聯系公司,因為車上裝了通訊系統,無需拿起手機,只要一個按鈕,安全員們就可以和Waymo公司的調度員通話。

可能也是Waymo自己有內部要求,不希望一次次把事情搞到警察局,這樣也只會激化矛盾。

當地媒體Azcentral披露,去年9月就有多起同一名男子“朝Waymo無人車扔石頭”的事情,但Waymo選擇了默默承受。

惹不起,民怨太深了。

為什么恨無人車

或許你也困惑,為啥當地居民這么討厭Waymo無人車?

一般來說,自己身邊有高科技產品是一件值得自豪的事情。

但Waymo在亞利桑那州正在遭受的待遇,令人不解。

可能就像開頭那個持槍老頭的想法,亞利桑那是Uber無人車的折戟之地,曾經發生的命案讓亞利桑那的“憤青”們不分青紅皂白的diss一切自動駕駛。

不過,亞利桑那州立大學的信息系統課講師Phil Simon卻不這么認為。

他覺得錢德勒居民并不是擔憂自動駕駛安全性本身,而是擔心技術發展導致他們失業。

Simon引用了Douglas Rushkoff寫的一本名為《朝谷歌班車扔石頭:發展為何成為繁榮之敵》的書,書中講舊金山市民抗議谷歌等科技公司的班車,認為這些高檔的班車不僅是在炫富,還影響了公共秩序。

15450055963194.jpg

Simon說,如果居民們工資變低了,那像自動駕駛這種高科技也讓他們高興不起來。

不患寡而患不均,看到科技越來越發達,科技公司越來越吃香,反觀自己普普通通甚至被搶飯碗的收入,難免吃不著葡萄說葡萄酸。

另外,開車風格上的差異,也讓天天和自動駕駛車輛“共享馬路”的人類司機們抓狂,導致路怒癥發作。

自動駕駛車輛總是嚴格遵守交通規則,在拐彎、并線這些操作上小心翼翼,看到停車標志都會乖乖的停至少三秒。

15450056117572.jpg

而熱愛變通的人類司機可不會這么乖,像停車這種事情,人類都能省則省了。

但道路是有限的,如果自動駕駛車輛慢慢停車、慢慢拐彎,難免人類司機不會覺得它們擋路

廣州人民的擔憂

如果要在我們國內找個地方和亞利桑那比一比,那一定要提到最支持自動駕駛的廣州了。

就在上個月,廣州公交集團白云公司用WeRide.ai的技術,在廣州開始了自動駕駛出租車試運營。雖然沒過多久就被交管部門叫停,改為免費試乘,不過這項落地在全國還是領先的。

圖片來自羊城晚報圖片來自羊城晚報

當然,這也暴露了普通民眾對自動駕駛技術的不同看法。

有積極者認為,新技術總有第一個吃螃蟹的人,未來自動駕駛發展對不想考駕照的人來說是個福音,希望早日普及。

另外也有人擔心交通法規跟不上,害怕自動駕駛系統被別有用心的人入侵造成安全問題。

還有人擔心司機的生計問題。

但整體來看,許多普通民眾對自動駕駛技術依然充滿了誤解:

有人看到試乘需要安全員,認為所需人力并沒有減少;

也有人以為自動駕駛車輛的導航系統和我們平常用的百度地圖、高德地圖一樣不精準、容易出錯;

還有人覺得有些路段路況過于復雜,人類都需要老司機來開,機器更無法應對……

甚至有一些單純的“技術恐懼癥”,認為自動駕駛危險重重:

15450056782410.png

看來,實現自動駕駛普及,除了技術、政策的成熟之外,如何讓普通大眾了解自動駕駛,也是一個門檻。

而且比起技術問題,這個問題挑戰只會更大、更難,更無經驗可循。

比起AI,更難捉摸的是人心。

但這也是必須要解決的挑戰。

相關標簽:
谷歌
  • 車云星
  • 空間站
  • 福特星球
  • 蟲洞

加料 /

人評論 | 人參與 登錄
查看更多評論